左先森

CheeseChing:

『坤廷』20180506



我会低下头贴近你的唇

听你想说的任何

或是分享任何的情绪

或是调皮的问候

或是再说一遍爱我


[坤廷每一天都是甜蜜的]

【坤廷】来自NPC的实名投诉

萧然:

·奶泡成员对坤廷的披露


·一发完大概很甜





“我忍不了了”


黄明昊一手抓着鸡腿一手托着腮帮子,嘴里鼓得满满当当的,还未完全咽下就着急忙慌的开始申诉。


“朱正廷最近经常抢我棒棒糖吃!”


小贾同学喜欢糖不亚于坤音灵超,以前哥哥想吃糖了还会软着口气哄他,又或是打出一手感情牌“stin啊哥哥那么爱你你忍心不给我吃吗”Justin每次都是吊着他胃口半天才舍得给。


自从小队长跟巨C坤在一起后,这种要糖方式已然不复出现。


小队长总是凶巴巴的盯着他,好看的眉眼皱在一起,嘴里吐出些不温柔的文字。


“糖给我”


Justin不高兴啊,你这什么态度啊你这是要糖的态度吗 你这么恶劣还有糖吃?朱正廷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吃到从Justin手里递来的糖。


“谁教你要糖这态度啊?”Justin为了显得更有气势一点挺了挺腰朝朱正廷跨了一步。


朱正廷轻笑一声,手插进口袋也向Justin倾了一点。惹人恨的字眼一个个冒出来,激的Justin瞪大了眼睛。


“蔡徐坤教我的,你找他battle啊”


Justin怔在原地,倒吸一口闷闷气。朱正廷你像一个魔教中人前一天还好哥哥亲弟弟的后一天就让我找你对象单挑。是我知道你搞对象了还搞到了极品可是你过来威胁我就不对了,于是乎小贾同学一撸袖子。


从抽屉中掏出了那盒很久都舍不得的棒棒糖咬牙切齿地目送着朱正廷离开。


仙子一回头看见Justin狰狞的面目吓了七十二跳。


“你中风了昊昊?”


Justin用手一下一下的扣着桌子,僵硬着摇了摇头:


“我特别好,替我问坤哥好”


范丞丞看着不争气的黄明昊用筷子猛敲了下他的头:“这就完了?你怂不怂啊,就应该摁着朱正廷告诉他谁才是最厉害的”黄明昊一块豆腐还没嚼开就整个咽了下去,呼着气推了把范丞丞:“你神经病吧,你去跟坤哥battle啊”


范丞丞继续煮他的羊肉卷,不出声了。


陈立农同学放下手中的筷子示意要上讲台发言:“之前你们出去拍广告嘛,我知道一个特别过分的”小孩神情赫然,吸了吸鼻子,好像真的陷入了那段痛苦回忆。


陈立农是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练习和作业同样毫不松懈的他,当天Dance的课程没有完全消化完,立刻有模有样的去向蔡徐坤请教,蔡徐坤满口答应给陈立农开小灶。


“这个地方你再练练看”陈立农顺从的点了点头,蔡徐坤走到一边玩手机,陈立农快速又精准的catch到了蔡徐坤的屏幕。


陈立农想:哦原来蔡徐坤只是盯着屏幕上的朱正廷啊


蔡徐坤似乎是发现到了小孩在盯着他看,嘟囔着好好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陈立农调笑了一句想正廷哥啊,被蔡徐坤板着脸瞪回去。小孩撇了撇嘴想去旁边拿水喝,这么一回头就瞅见了站在门口的仙子本人。


朱正廷刚从外地回来,陈立农能察觉到他脸上的疲惫,少年的焦距没有落在他身上,而是直勾勾的看着练习室里已经放下手机开始练舞的蔡徐坤,面目线条柔和的不行。


陈立农朝朱正廷招了招手,仙子移过目光把食指比在嘴前做了个虚的手势。陈立农点了点头表示I get it。


“农农你过来练啊”蔡徐坤把鸭舌帽一甩转过头想看看这死小孩在干嘛。


陈立农看见蔡徐坤把头转过来了。陈立农看见蔡徐坤不耐烦的盯着他了。陈立农看见蔡徐坤移开目光看到朱正廷了。陈立农看见蔡徐坤突然变脸飞奔了过来。


从自己身边穿过。一把拥住了朱正廷。


朱正廷笑着搂住蔡徐坤,用手摸着那人微湿的发丝,轻轻唤了一声坤。蔡徐坤就红着眼埋在朱正廷肩窝里。


“好想你啊,不是说明天回来吗”


朱正廷没应声,似乎是因为陈立农的死亡凝视半边脸颊变得红通通的。


过了一会才凑到蔡徐坤耳边轻声低语。朱正廷这会想的应该是别让陈立农听见了。可是你的农农,是年轻又听力好的男孩。


他听见朱正廷说:“我也想你,我们回去好不好?”


然后陈立农目送着两位哥哥搂搂抱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练习室。


陈立农有点烦。不是开小灶吗蔡老师。不是冷酷无情的酷bro吗。为什么你一见到朱正廷就两眼冒星星头上冒爱心呢。你就把你的弟弟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落这?他感觉有一万个费玉清老师在他耳边唱雪花飘飘。


林彦俊听的义愤填膺,猛拍了一下桌子往椅子后一仰,尤长靖心疼地看着弟弟,伸手揉了揉他一头呆毛。


“农农就是脾气好,也不发火啥的”Justin颇老道的点评道。引来范丞丞一个白眼————你反抗了有用吗?


“子异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偷偷跑出去吃麻辣烫”青岛人把碗往桌子上一顿揉了揉肚子偏过头看王子异。


老实人摸了摸耳朵说是啊。


“你记不记得看见老大跟…”王子异一拍大腿打断了他心说是啊你这不提我都忘了。


话说那天范丞丞硬拽着老好人陪他顶风作案吃麻辣烫,两个人吃饱喝足一路上又是freestyle又是一言不合就breaking。风风火火晃到楼里却瞅见练习室灯还没息呢。里面的是蔡徐坤。


“老大这作息,都两点了。”范丞丞睁着惺忪的眼睛打了个嗝。王子异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看向里面的人:“他最近压力挺大的,都是折腾到三四点。”范丞丞刚打算说话就被王子异往缝里带了带。


“有人来了。”


来的是朱正廷。


范丞丞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我说朱正廷怎么最近老大半夜往外面跑。


合着来谈恋爱来了?


朱正廷穿了一件简单的白T下半身还套着睡裤,刘海全都梳了下来显得乖巧十分。


走到门口朱正廷迎着光看见蔡徐坤坐在地上,汗液随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他就那么安静的坐在地上。朱正廷看着心疼的不行,朝他喊了一声。


“你又这样。”


蔡徐坤揉了揉泛红的眼睛张开手臂朝朱正廷笑。


仙子板着脸走进来站在蔡徐坤面前。


“我让你好好休息你又不听,每天都这么晚干嘛?”


蔡徐坤拉住还在喋喋不休的朱正廷的手把他往怀里带让人坐在他身上。


他搂着朱正廷开始耍流氓。


“亲亲我宝宝。”


站在门口偷窥的范丞丞被吓的一嘚瑟。一声娘啊直接叫了出来。他有点想离开。王子异赶紧捂着嘴让他小声点,没见过世面你看我慌吗。


朱正廷看蔡徐坤打算搪塞过去自己的质问偏着头不理他了,嘴角有些委屈的撇下来,心说你怎么就不会照顾自己。


虽然自己这边生着气,但当蔡徐坤笑着说那我亲你按着他后脑勺亲过来的时候还是不忍心推开他。任由那人微凉的嘴唇贴近他的,在两片漂亮的,唇瓣上研磨了一会就撬开牙关。


是蔡徐坤先结束的这个吻。


他注视着眼眶被自己亲的满是水雾的人。把下巴磕在他肩头。有些疲倦的开口


“对不起,这两天有很多事情要做,等忙过去了就全听你的好不好”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哦温柔杀。这会朱正廷看着蔡徐坤,即使再生气也不忍心责备他了。也不吭声圈着蔡徐坤的手又收紧了点。


“我都知道”朱正廷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练习室漾开来。


“那待会我送你回去…”蔡徐坤理着身上人柔顺的发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不走,我就陪着你不影响的”


“不睡觉了?回去乖。”


朱正廷摇了摇头从蔡徐坤身上起来就跑到一边坐着。静静地看着他。


“你练吧,我看着”


美滋滋的想着:睡觉哪能跟你比啊。


蔡徐坤无奈的看着他,嘴角却是控制不住的勾起。撑着地板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就准备开始练。朝朱正廷挑了下下巴。


“等我一会,等会就带你回家。”


王子异和范丞丞相视一眼。咱俩也回去吧。麻辣烫和狗粮都吃饱了。


小鬼塞了几大口牛肉卷在口中含糊不清的讲:“这也是人?”


尤长靖好不容易吃饱喝足清了清嗓子:“这都不是最秀的我记得上次…”


尤长靖一句话还没说完,咔哒一声门被打开了。


朱正廷探出一个脑袋把门打开,旁边站着蔡徐坤。


“吃火锅呢你们,聊什么呐怎么脸色不对啊,我们也…”仙子拉着蔡徐坤就打算往里面踏。


七个人愤然开口指着那道刚被打开的门:


“你们出去!”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咋回事啊。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不知道啊。


坤廷不知道,不关坤廷的事。